mg4355手机版

 
 
 

苏晓:“海外杰出华裔青年”的奋进与沉思

2018-03-21 陈玲 

人物简介:苏晓,舟山知名的英语教师,在舟山英语教育界,苏晓曾是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1986年获首届浙江省教坛新秀奖,1994年获首届全国中小学外语教师园丁奖。曾担任原浙江海洋学院筹建办副主任。1998年赴加拿大深造。1999年4月被政府征召担任朱镕基访问加拿大时的贴身翻译;1999年9月2日,应加拿大纽芬兰省政府邀请,参与访问中国的行程计划;2000年2月17日,加拿大驻上海总领事馆欢迎其访问中国;2001年加拿大当地报纸报道他参与中加教育交流的突出成绩;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在加拿大国家广播电台(CBC)舌战分裂主义维护祖国统一。2011年被中国国务院侨办评选为海外杰出华裔青年。现为加拿大卡尔加里Beyond Education Academy校长。

人物印象:当年听过他课程的学生都已为人父为人母,但是说起苏老师,还是印象深刻加上情不自禁的兴奋。2017年11月,苏晓为mg4355手机版学子做了一期蓝色大讲堂,课后不止一人通过微信方式书写自己对这堂高质量课程的激动和被启发。因为接待苏晓参与2017中国海洋文化论坛,我得以近距离感受他的谦和、耐心、高效和专业。回看这些年他的成果,感慨他得到的一切,都来自其自身的勤恳和因着勤恳得到的口碑、因着睿智积累的实力。

   人物观点:最初出国,除了有限的行囊,还带着孟子的名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威武不能屈。”这句话一直激励自己无惧艰险做一名勇敢的拓荒者。20年来,坚持教育的本质就是激发兴趣和鼓舞精神,坚持教书育人的宗旨。

 

1999年,刚到加拿大不过一年的苏晓,何以得到加国政府青睐并被邀请参与国事接待工作?这和苏晓多次参与中加交流活动并担任翻译的经历有关,而加国缜密的信息档案,也让政府可用最快的速度精确筛选出最合适的人选。

从做计算机专科学院的工作开始,而后在东部的纽省做大学教师,到中部的曼省当中学教师,再到西部的阿省当院长,由东向西涉过北美大陆,驻足在落基山麓,苏晓坚持着勤耕教育麦田。而今,走过知天命年龄的他,又心怀热忱,沿着向西的子午线,期待自己的孩子能够感知更多东方文化,知晓根所在的地方,更期待为家乡和祖国的英语教学事业、为加中两国的民间交流交往,贡献智慧和能量。

从东往西的路途,何尝不是“一带一路”

苏晓的英文语音非常棒,除了语言天赋,他觉得得益于当年的英文老师,也受益于他捧着收音机反复听原版英文节目。对英文的无比热爱,让已过而立之年的苏晓义无反顾地沿着向东的路线行进。20年间,做过中学老师、校长,也担任过大学老师、校长,最后自己创办了一所培训学校Beyond Education Academy,并期待未来十年,自己能够创办一间全日制的私立学校。

记得当年的加拿大留学政策无比苛刻,在我第一份计算机专业留学即将毕业前,我需要完成一份在一所计算机专科学院的4周实习期,就在第三周的星期五,院方因为我的工作态度和专业知识,决定雇用我这个中国留学生,院长特意告诉我:“加拿大政府有规定,任何用人单位雇用外籍人员,必须向政府说明其具有本地人所无法胜任的作用。”此时,离签证上明确的合法滞留加拿大境内的日期不足15天了。这份沉甸甸的雇用短信,就此带给我对在加拿大创造更多美好的想象与期待。

一晃20年。

2017年暑假来到山东教课已经半月,除了天公恣意的热烈,再就是学子挣扎的饥渴了。二十年后重回祖国高校讲台,对教育环境和学术信仰感触深刻感慨良多,面对求知的眼眸,触及的是师者之魂。感谢我的学子们。

11月第一周的五天里,又自西向东相向疾飞4万公里,卡尔加里—温哥华—上海—浙江—西雅图—卡尔加里,为的是有幸走一圈新时代的“海上丝绸之路”,有幸参加中国海洋文化论坛并聆听一次名人大家的高谈阔论。江浙沪是海派,讨论海上丝绸之路舍其有谁?难得有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在聆听每一位的发言时深感大家的人格魅力,深感知识的博大力量,深感自己如此渴求如饥似渴,千万里追寻知识的动力!承蒙主办方厚爱,我也有一个20分钟的发言,和给母校的一场讲座,有机会与前辈同行共同探讨和学习。

20年前,我从西往东,渴望创造更多的美好;20年后,我从东往西,依然是为了创造更多的美好。只是时空不同,心境不同。

 

曾经倾情参与母校筹建,并为海院走向海大打下“伏笔”

2011年,苏晓出席了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的授奖后,家乡的外侨办就一直给他寄《浙江侨声报》和《舟山乡音报》,家乡的政府领导也曾专程去卡城叙旧。这些年,这两份报成为苏晓排遣乡愁的通道。2015年,苏晓看到《舟山乡音报》第500期头版上的《浙海院迈出创建“大学”第一步》,瞬间勾起了他的回忆。

我和当年的浙海院确实有些渊源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舟山市提出组建浙江海洋学院的计划,1996年筹备工作正式启动,市里成立了筹建委员会(成员都是省市领导),下设高校联合办学筹建办公室,由时任舟山市委书记王辉忠 (现浙江省委副书记)挂帅,市教委书记解新邦主政,临时抽调了市教委和原浙江水产学院的几位工作人员加盟办公室。我也在被抽调的队伍中,当时担任筹建办副主任,主抓资金和立项等事宜。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筹建办的军令状就是在1998年9月之前完成数所高校的合并,让全新的浙江海洋学院挂牌开学。
 那会儿,我们筹建办的几个年轻人工作强度很大,可以说用“玩命”来形容。我记得每星期一,办公室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由我起草每日工作进程,然后大家各奔东西,指哪打哪,一周结束再复查各项指标的完成情况。

前期,我曾带队在瓢泼大雨的凌晨敲开上海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的大门,说动他们为我们的新校园设计;后期,跟随领导在寒冬凌厉中到北京国家教委申请最后批复;从工程奠基仪式的第一铲,到乔石委员长书写新校牌的最后一笔,这两年是我在执行大型项目中提升综合能力最快的一段磨练。
 1998年的夏天,原浙江海洋学院最终顺利地通过评估和检验,准予挂牌。大学的牌子都需要英语版,这个任务就自然落在我这个英语科班出身的人肩上。尽管语言上并不难,但是要拿捏得准还是需要斟酌的,最后我的翻译稿上体现的是“University”,记得讨论会上说服众人的理由就是“海纳百川,今天的海院终究是要走向海大!”
 记得筹建期间走访国家教委推荐的联合大学典范的江西大学时,校长有一句话我至今依然清晰记得:“大学不能只满足于培养将才,我们要多培养帅才”。
我在大洋彼岸期待着浙江海洋大学成立的那一天。

浙海院挂牌的前夕,我一直期望的自费出国留学获得加拿大使馆的批准,富有人情味的领导念着我想出去闯闯的梦想,在留校和出国之间恩准了我的个人意愿。这一走,走了很远也走了很久,然故乡和友人却从未远离我的视线和梦境。如今,我的老领导们都已经退休,当年一同奋斗过的战友也各归仕途,唯有我们亲手参与打造过的巨轮依然扬帆走向更远的海天。

Beyond Education Academy的教学 : 渗透大志向 感受小确幸

2015的岁首,苏晓在感恩与祝福之间,开通了他的教育微论坛,让迄今为止和继续探求的教育心得与体会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足印,也让更多对出国教育有兴趣的莘莘学子有了求教和咨询的平台。这个平台也为研究东西方语言教育的学者提供了探索的空间。
 

Beyond Education Academy为了孩子们更好地成长,如果因此而有益于他人,那就更好了。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为大家留下些有益的资讯共享。
 通常,非亚裔的孩子普遍更善于表达,我们亚裔的后代甚至二代三代相对还是内敛一些,为什么会如此呢?我分别在国内和加拿大当过中学英语老师(在国内更多的是语言教师,在加拿大更多的是语言艺术老师),我认为这与学校的教育理念和家庭对之的认可和配合有关。
 我们所看到的语文教育,北美更多地是强调学生的思维和表达的能力,也就是让学生创作,让学生参与写作;而中国的教育则更多的是让学生承担一种消费者的角色,让学生消费信息,消费知识。尽管是生长在北美的亚裔后代,由于父母是消费知识教育的产物,在家庭环境和引导上还会渗入原文化的基因,以致对运用的实践执行不够。在北美,孩子从小就被教着表达,在小学低年级就要学习写书评,写书,甚至出版。北美的语文教学可说是更多地强调语言的一种表达,一种创作。
我一直问自己一个问题,人们为什么向往名校?而我自己在有限地接触名校学生、看一些有关名校的读物,听一些有关名校的言谈后,感觉名校的优势在于人文的心怀,教育的眼界,培养的方向,还有优秀的资源。我其实不认为学科的质量有巨大的差别。每每触到那些名家名人名校的深处,我总是能感受到在平凡言语或行为下的一种博大,一种宽广,这也许就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名校精髓。也是我想要在自己有限的教育教学中体现的:从小渗透大志向。

但同时我的学校不是就着名校而是就着优秀来培养。在我们家里也常常会讨论“需不需要值不值得”的话题。来加拿大近20年,不受北美文化理念教育的影响都难。我自己更偏重儿孙自有儿孙福的观念,家长对孩子要授之以渔而不是奉之以鱼。我一直觉得家长们该赶路不忘看风景。所以我在上课的教室里通常备有一个角落是给家长的,让他们可以在奔波的间隙小憩。其实就是要在日常生活的琐碎细节举手投足中告诉孩子:你们的幸福源于父母的幸福。

 心怀新期待 感恩所有人

苏晓一直认为快乐不只是一种感觉,更应该是一种态度,所以就会有意识地让自己怀揣节日的感受,然后在节日的气氛中自觉地愉悦起来。对故乡的眷恋,在每一次的过年时刻达到高潮,随时随地只要一眼望见那抹中国红,心头就会一热。那个曾经行走在江南青石板路上的青葱少年,更多了一份家国乡愁。

我自己一直相信幸福可以是有形的。我越来越为中国独有的春运而感触,它让亿万人民不惧艰险候鸟般地迁移,置于心底的其实就是因为回家的归宿感和幸福感。我自己因为有美丽家园而幸福,因为有钟爱的事业而满足。
 在我对话微信上的家人群时,在我接入不同时段的同学群时,在我接受所有来自遥远的清晰或模糊甚至斑驳却依旧真诚热情的问候时,喜悦与感恩都是情不自禁的。
 在二零一七年的最后一天,卡尔加里仍然是零下三十度。

凌晨的我,擦黑早起,到楼下办公室修改一个学生连夜发来的大学申请论文,以赶在新年元旦截止日之前递交。完稿后驻足眺望窗外,深呼吸一口都是满鼻腔的冰棱子;室内,锅炉房不断送出的暖气将恒温推至每一个角落,妻儿老小三代人都还在楼上各自的卧室里安睡。与此同时,却也再一次让我深切感受到,在外面世界的寒冬里拥有一个温暖祥和的家的弥足珍贵,和在人生的路途永远进取的意义非凡。

回望来时路,我从1968年变成小学读书郎,十年后1978年挤入高等学府,又十年后在1988年提升进入政府教育局,然后升任大学副教授,再十年后在1998年远渡重洋到加拿大留学,在异国他乡的十年间当了中学教师、大学教师直至在卡城当了八年的学院院长,然后最近的几年间走自己的Beyond Education教育教学之路。这样一路走来,一直是面朝前方徒步而行,有过挑战有过困难有过纠结有过反思,好在未曾有过犹疑和悔悟,深感有一点自身的幸运,深知更多的是一路都源于贵人的相助!
 当旧年远去,新岁又启时,愿我们都温柔以待,静好从容!面前又将是下一个十年,我心期待。


 

上一条:屠岗峰:创业也要有正确方法       下一条:夏冬杰:心中那颗沸腾的科研种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