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4355手机版

 
 
 

山间的诺诺

2019-07-06 人文学院、教师教育学院 A17中文 缪祥帅 


“诺诺,今年过年回来了,又长高了一个头哩……”外公用亲切地话语,对我面前的这位小女孩,聊着天,可她没有一句回答,她的脸上长满了茫然,不知自己的爷爷在说什么内容,外公口中的方言却进不去诺诺的耳朵,普通话成了爷孙之间的隔膜。


01

一诺,是我小舅的女儿,今年过年他们回来,平时他们远在深圳。和去年第一次回来相比,这次见到她,小姑娘长得真快。秀气的小脸蛋,长长的头发,还有一口标准且流利的普通话。“今年寒假去泰国旅游吗?我看到你最近的朋友圈里发了好多漂亮的图片,感觉怎么样?”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和她交流着。“泰国好暖和,一点都不像这里,我只穿一件衬衣就可以了”。她一言,我们一语地交流着。四舅母、四舅也用平时在电视里学来的普通话逗乐她。外公、外婆在火炉的一旁,两人嘴里念念有词。在七八个的话语中,隐隐约约听到“诺诺,明年回来就要长到她妈妈的个子了……”。


02

外公、外婆一辈子都在农村,养育了五个舅舅,还有我妈,自己没去过外面。而他们的小儿子,我的小舅舅,走出了大山,到了深圳安家落户,有了自己的事业。外公、外婆唯独一次出远门,是在前几年被小舅舅接到深圳,看看自己的小孙女。可去了大城市不习惯,小舅舅、小舅妈白天出去工作,晚上回来,其他事都交给家里的保姆,刚来的时候有小舅在,带他们出去看海,去饭店吃饭,和他们说话。后面几天,他们两老夫妻走到创新街上去买土豆,一块钱一个,他们接触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不是一元一斤吗?外公、外婆不识字,一点点的凭着记忆买菜回到家里。保姆做的饭菜,一诺吃得很香,外婆做的饭菜,只有外公吃。外公是个急性子,没过半个月,便吵着要回老家了。今年是小舅带着全家人回来过年的第二年,每次回来,外公、外婆都无比的高兴。


03

外公外婆家座落在云南的大山深处,山路一弯又一弯,每到寒冬腊月,都会大雪封路。今年也和往年一样,我和母亲去看望外公、外婆。今年小舅难得回来,大家伙坐在一屋子聊聊家常,叙叙旧。小舅说起,这么大的雪,家门前地里的萝卜不知道还能不能吃。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外婆静悄悄地一个人,到地里挖来三四个六、七斤的大萝卜,清洗、削皮、切块,直到煮熟,端上桌子。雪萝卜的成长可不是一蹴而就的。每年家里在七月底,把地里的土豆刨回家,买来上好的萝卜种子,听母亲谈起“一两的价格可不低,至少也要两斤勉强够种”,那一两种子我数了数,也就三十来颗,颗颗晶莹饱满。夏天的大雨过后,第一颗萝卜幼芽冒出头儿,看到外面的新奇世界。然后半个月后,买上农药去打虫,不然地里的萝卜苗就得被蝗虫吃个精光。那些年如果一年的收成没了,可家里六张小嘴还在等着,可不能大意。在冬季里,不像现在物资充足,那时没有鱼肉,有萝卜充饥肠是相当不错了,好在没有饿肚子。母亲儿时的记忆里,长大后依然能清晰记起。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萝卜大多用来做猪草,从地里背来后,用机器切碎了,拿来喂养牲畜了。


04

等到晚饭时间,一大家子准备吃饭时,外婆端来萝卜,大家伙吃得不亦乐乎。可我只夹一大块给了母亲,其他的我没有动筷。我知道每一道手续,都是外婆对儿子的疼爱。寒冬里的雪地萝卜,若是没有浓浓的爱意,怎能烹饪这么美味可口的雪萝卜呢?不是我不喜爱,而是最好吃的萝卜要夹给最爱的人吃,才有不一样的意义。想着想着,一句话打断了思路,“诺诺,快接着……”,外婆正在夹萝卜给自己的小孙女,外婆一边夹雪萝卜,一边嘴里呼唤着“诺诺”,可外婆对面的这位小女孩只是两眼看着她的爸爸。“诺诺,快吃,锅里可多着哩。”外婆、外公笑眯眯地看着一诺,二老的眼角开满了花儿,此时没有皱纹,看见的是来自心灵的含苞怒放。


05

快过年了,可农村不像城里,每天都要干活,小舅他们回来也不例外。“一诺,和哥哥去喂猪,还有铲猪屎。”吃过午饭,我们要去喂牲畜了,小舅便叫上一诺和我们一起去干活。“好臭啊,到处都是臭臭的气味。”一诺还没有看见猪,就被猪间里发出的粪臭味吓了一跳,从没有见过猪的她,赶紧把鼻孔用纸巾堵住,才和我们慢慢走进去。看见美食的猪,到了午饭时间,叫声轰隆隆,根本停不下来,“太吵了,我要回去了”,我提前带她回来了,其他人继续和粪臭打交道。


06

外婆、外公今年八十了,耳朵慢慢不灵光了,手机这东西,他们压根就不去碰,更别提怎么打电话之类的应用了。很多时候,他们想念自己的小孙女,他们也只能在过年时见到,包括小舅回来的消息,都是我们转告才知道。新一代的手机,成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在你面前,你却在玩手机”。而他们老一辈人,嘴上的家乡话,却成了沟通交流的一道深深的闸门。诺诺听不懂爷爷奶奶说的话,而二老却有千言万语和你聊天。


07

“明年过年,诺诺,要回来哩……”小舅一家开车出发了,外婆外公站在村口目送着自己的诺诺,嘴里念叨着,“诺诺……”,车子越来越远,外公的“诺诺”从山腰传到山谷,此起彼伏地传到每个人的耳蜗,一诺,你听到了吗?


上一条:Yi       下一条:虚静

关闭